您现在的位置:

健康养生 >> 正文 >

王船山诗文所昭显的道家、道教心迹_养生文化_

养生之道网导读:对王船山的道家、道教思想,已有吴立民、徐荪铭合著的《船山佛道思想研究》及诸多同行论文予以评析,本文不拟重复,只从最能昭显……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一、道家“以几远害“理念对船山早年选择隐逸的影响

船山《读通鉴论》云:“知天者,知天之几也。......以几远害者,黄、老之道也。“①所谓“几“,《易传·系辞下》称“几者动之微“,指事物变化之初所呈现的隐微状态。能看到变化中的隐微状态,并及时采取规避措施,乃是为人机警之表现。道家最重明哲,长于远害,见时局不利就往往及时全身而退,不愿作无谓之牺牲。船山说“以几远害者,黄、老之道也“,深得道家壶奥。

据王之春《王夫之年谱》和船山诗题纪年,船山《五十自定稿》中的《初入府江》和《乐府·长歌行》均作于顺治六年、明桂王永历三年(1649),其时船山才三十一岁。②细读这两首诗,我们可以了解道家的“以几远害“理念对船山早年选择从纷乱中隐退有明显的影响。

《初入府江》的“府江“,据《永历实录》“永历元年正月癸卯朔,上(永历帝)至梧州,遂自府江幸桂林“,可知是指从梧州府经平乐府到达桂林府的桂江,与桂江相接至肇庆的江段称为西江。所谓“初入府江“,即船山离开肇庆沿西江到达梧州,再由梧州入桂江北往桂林。头年,即1648年,十月,船山与管嗣裘在家乡衡阳举兵,兵败后远走永历帝之行在肇庆。1649年年初,船山离开广东肇庆经梧州、平乐到达桂林,《初入府江》当即作于此时。诗云:

粤草易春深,驶流知潮远。樵火垂野云,滩花媚绝�t。林于(当作於)委岸阴,木绵俯萝偃。江介爱栖回,芳菲惜迟晚。昔来取慰庄,吾穷良悼阮。生事有幽栖,天游恣冥返。③

诗的开头叙乘舟离粤情景,尽管时逢春深,沿途风物可爱,然而时局动荡,国势日危,还是令他内心隐约产生了芳菲惜迟、江介隐沦之意。接着说自己昔日曾屡借《庄子》自慰,而今却有阮籍穷途之哭。于是暗下决心,从此幽栖林泉。末句“天游“语出《庄子·外物》:“胞有重阆,心有天游。室无空虚,则妇姑勃�G;心无天游,则六凿相攘。“意思是说:人胸中有空旷之地,则心有逍遥之游;心中无空虚之地,则内心郁闷愤激,好比房子没有空隙之地,则婆媳争吵不休一般;内心不能作逍遥之游,则五官与心交相争攘④,不得安宁。从此诗可知船山才到永历帝那里便萌生了一种退隐自全、借《庄子》以自谋精神出路的想法。

同年所作乐府《长歌行》云:

�_桑无落景,瑶水无逝波。千岁有问津,微生遂经过。偶零玉露浆,聊弄素女蛾。不知人间秋,落叶纷已多。进酒白玉觞,侑之《缓声歌》。长旦无凝云,毕景皆�W霞。俯睨星火流,停欢待伊何!

以诗中“不知人间秋“推之,此诗当作于这年秋天。这年三月,清兵攻克衡州;夏季,船山自桂林返回南岳故里,因衡州纷乱,奉母命逃离衡州,再度前往肇庆。这年秋天到达德庆州,与邹统鲁、管嗣裘在船上谒见当时的抗清名将堵允锡。时桂林留守大学士瞿式耒请求为船山等举行阁试,船山以终丧(其父朝聘卒于永历元年十一月,此时丧期未满)辞。

此诗乃游仙诗。前两句写仙界之宁静。“微生“癫痫总是在睡觉中发作,能不能根治指自己。“偶零“以下写想象之神仙生活。“侑之“句提到的《缓声歌》,当即《缓歌》。刘勰《文心雕龙·明诗》:“至于张衡《怨篇》,清典可味;《仙诗》《缓歌》,雅有新声。“《缓歌》已佚,从刘勰将其与《仙诗》并列,可能与神仙有关。船山此处用指仙歌。盖船山权衡当时形势,已厌倦永历朝内部争权,知道天意难违,且恨人生短暂生命脆弱,故而萌生对道教仙界的向往,要借仙界的永恒来表达对人间秋风落叶、人生转瞬即逝的怅恨与超越。

通过这两首诗的细读,我们可以看到,船山虽是民族主义者,积极抗清,实际上对抗清前途并不抱希望,受道家、道教“以几远害“思想影响,他很早就已产生厌倦纷争之心与退避山林之志了。

船山是位儒士,儒家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态度对他影响也是很深的,这是他之所以仍于次年接受永历朝行人司行人职位的原因。据王��《行述》,船山受任前慨叹说:“此非严光、魏野时也,违母远出,以君为命,死生以尔!“就是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精神的表露。然而永历帝昏庸无术,朝廷党争日炽,内讧日烈,船山在内讧中为了挽救金堡诸人几乎被王化澄等所害,幸赖高必正极力营救,才免于一死,永历帝同意他休假,实则罢免了他的职务。顺治九年(1652),他与兄长介之避居耶姜山(大云山),其时反清名将李定国反攻到衡阳,派人来劝他出山,他再也不肯。他在这年所作的《章灵赋》明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赋注中说:“时上受孙可望之迎,实为所挟,既拂君臣之大义,首辅山阴严公(起恒),以正色立廷,不行可望之王封,为可望贼杀。君见挟,相受害,此岂可托足者哉!是以屏迹居幽,遁于蒸水之原。而可望别部大帅李定国,出粤楚,屡有克捷,兵威震耳。当斯时也,欲留则不得干净之土以藏身,欲往则不忍就窃柄之魁以受命,进退萦回,谁为吾所当崇事者哉?既素秉清虚之志,以内决于心,固非悠悠纷纷者能知余之所好也。“所谓“素秉清虚之志“,实际上就说自己早就抱道家“以几远害“之人生策略。赋末乱曰有“督非我经,雌不堪兮“句,船山自注云:“《庄子》:缘督以为经。督如人身之督脉,居中而行于虚。善不近名,恶不近刑,不凝滞而与物推移,所谓缘督也。““与物推移而知雄守雌,以苟全其身而得利涉,既非所能为,则将退伏幽栖,俟曙而鸣。“⑤尽管船山自称退隐山林为了“俟曙而鸣“,体现着某种希冀,然而曙光在哪,何时能鸣,他心中是迷茫无底的。这时对他真正起作用的是他所秉持的道家退隐自全理念,正是这一理念促使他下决心再也不追随永历小朝廷而选择退伏。

道家的幽栖理念同儒家的忠君思想常常发生抵触。如果继续跟随永历帝与之偕亡以尽名节,当然符合儒家的忠臣标准;在鲁阳挥戈、天意难违的背景下,以道家的“以几远害“理念来保持自身人品之高洁,不见得就不可取。与船山形成参照的是管嗣裘。船山康熙二十年(1681)所作《分体诗·广哀诗》中有《管中翰嗣裘》一首,其中说:“临歧一执手,毕命成参差。君速沅芷驾,白日照幽思。秘计誓齑粉,吾君在忧危。子行固捐�,吾聊忍攒眉。事左果致命,天坏难独支。“管嗣裘乃船山至交,曾同船山一起在衡阳抗清,后又投奔永历帝当了中书舍人。从此诗看,船山曾与管嗣裘共誓即使化为齑粉也要解君忧危。后来管嗣裘确实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可算是“坚定“的忠臣,桂林失陷后他逃到灵川山中,李定国收复桂林后他受招追随永历帝,最终因同李定国发生分歧被害。此诗题下有注云:“说李定国迎跸拒孙可望不果,甲午(顺治十一年,1654)遇害于永安州。“船山《永历实录》说嗣裘“不知所终“,大概是讳言其事。船山讲嗣裘“捐�“,结果“致命“(断送了生命),而自己却“攒眉“,实是因为“天坏独难支“之故。船山最终选择道家式的全身远害,说明中医治癫疯病好吗他同管嗣裘这种知进而不知退的儒士是大不相同的。

二、庄子的任物自然、放达不羁是船山隐逸后洒落不拘、桀骜不驯的重要思想根源

道家特别是庄子讲究任物自然,对人生之种种困苦采取“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的态度,以求得心灵的平和与恬适,船山也是如此。与一般受庄子影响的人不同的是,船山还常以庄子式的放达来表现自己不受清廷笼络、桀骜不驯的倔强性格。

船山决意不再追随永历帝以后,不肯改事新朝,而出世又非本心,因而内心十分焦灼。这时他只有靠道家的“任物自然“等理念来排解、消弭内心的痛苦,以获得片刻的愉悦与安宁。《小霁过枫木岭,至白云庵雨作,观刘子参新亭纹石,留五宿,刘云亭下石门石座似端州醉石,遂有次作》⑥其二就表现了这种心态:

三岁度岭行,薄言观世枢。壮心销流丸,林泉聊据梧。归心存醉石,取似在��榆。江湖忧已亟,神尻梦可趋。漆吏称昔至,周臣怀旧都。流止互相笑,外身理不殊。委形凭大化,中素故不渝。兴感既有合,触遇孰为拘。海尘无定变,聊崇芳兰躯。

诗题中的刘子参,名惟赞,祁阳人,崇祯乙卯举人。张献忠陷湖南,率乡勇扼险自固。明亡后隐于祁、邵之交,筑白云庵以居。船山与之交厚,故过而留宿五晚。此诗意为:近三年我度过湘粤分界岭追随永历,观察世事机枢。可壮心为流言所销蚀,只好归隐林泉,据梧而鸣。我心尚存留于端州醉石(指肇州,为永历帝之行在)之中,所取的是它跟家乡相似。江湖之忧患已急,以尻为轮、以神为马的事情只能在梦中才可趋求。庄子说人不可能没有成心,孔子怀念父母之邦,最终还是离开了鲁国。庄、孔两家或主流动或主静止,互相讪笑,其实置身物外之理却并无差异。只要将形体托付与大自然任其变化,内心的纯素本来就不会改变。既然庄、孔的兴感有相合之处,又怎能说两人的触物、遇物之情谁比谁拘束呢。沧海黄尘变化无定,我还是姑且看重这芳兰之躯吧。

此诗用典较多,比较难懂,这里顺便解释一下:“流丸“语出《荀子·大略》:“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这里应是指永历朝中王化澄等人的造谣毁谤。“据梧“语出《庄子·齐物论》“惠子之据梧也“,指弹琴自娱。“神尻“语出《庄子·大宗师》:“浸假而化予之尻以为轮,以神为马,予因以乘之,岂更驾哉!“意为因任自然,任其变化。“昔至“语出《庄子·齐物论》:“未有成心而有是非,是今日适越而昔至也。“意为是非皆出于成心,没有成心却有是非,那就像今天去越国昨天就已到达,是不可能的事。“周臣“,据《孟子·万章上》,孔子曾为陈侯周之臣,因此“周臣“指孔子。“怀旧邦“典出《孟子·万章下》,说孔子离开父母之邦,迟迟乎其行。这里是说孔子虽怀念故国,却仍然要周游四方。庄子不执著于是非,孔子不忘天下,都属“外身“,故船山说他们“理不殊“。从诗的最后两句看,船山似乎已对世事的变幻无常充满厌倦,因而以“聊崇芳兰躯“,即道家之贵生理念,作为自己的人生取向。

隐居越久,船山内心的矛盾越深,庄子也因此而更加显示出消解内心困苦的功用。这从他康熙五年(1665)46岁时所作《秋阴》可见一斑:

徂夏气未澄,涤暑期久误。西爽�_浮云,落晖难再驻。轻霄泊霏微,星影见回互。疏雨润晨光,余霭亘日暮。冷吹不更惜,昭融逝何遽!惊兹四序改,迁此百年遇。天物无宿留,吾生阅已屡。藏舟壑谁在?流丸迹匪故。大力非我知,瓯臾亦何措!但此欣萧清,迟回惬幽素。

前十句写景,一览便知;后十句抒发人生感慨,却不太好懂,故略加诠释:自然界之万物一宿都不停留,我已屡阅沧桑,又岂能不懂脑膜瘤引发的癫痫病怎么治疗得这一道理。大自然令一切都无处可藏,流言蜚语也会时时变幻花样。自然的伟力非我所知,把流水中的弹丸阻止在低洼之处又有何必要。想到这一点我面对这萧瑟清旷的秋景也会感到欣悦,徘徊于这幽静的秋阴之中也会十分惬意。“藏舟“典出《庄子·大宗师》:“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船山《庄子解》解释为:“大化之推移,天运于上,地游于下。山之在泽,舟之在壑,俄顷已离其故处而人不知。“⑦从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出,当时船山仍不断受到流言蜚语攻击,而道家的旷达人生态度则是他抵御伤害的思想武器。

老庄同属道家,但船山对他们的态度有所不同。他在《庄子解》中说老子的“知雄守雌“易开启申、韩“险侧之机“⑧,而在《庄子通·序》中则说庄子“皆可因以通君子之道“⑨。从为人处世角度说,大抵老子尚存执著,故未忘救世;庄子随遇而安,故能内守天和。康熙九年(1670),他五十二岁时所定《庚戌稿》中之《拟阮步兵叙怀(八十二首)》其三十六就是讲老庄这分野:

柱下贱礼制,支流为《南华》。�J糟以自全,�_泥羞清波。马牛任所呼,食豕忘矜夸。取适无拣择,俄顷乘天和。章甫非适越,裸国随经过。深旨通卮言,匠意自清遐。岂为浮沈子?导迷入流沙。

老子曾为柱下史,《老子》第38章称“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也“,故船山说“柱下贱礼制“。庄子为老子流裔,故云“支流为《南华》“。“�J糟“二句出自《楚辞·渔父》。渔父乃隐者之流,情愿�J糟自全、与世同其波流。“马牛“以下十句均出《庄子》。“马牛“出《庄子·应帝王》:“泰氏其卧徐徐,其觉于于,一以己为马,一以己为牛,其知情信,其德甚真,而未始入于非人。“是说上古时代人们真朴安闲,保存着自己的真性。“食豕忘矜夸“出自《庄子·应帝王》:“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而归,三年不出,为其妻爨,食豕如食人。“是说列子在其师壶子那里受到教育后,回去后便有了万物一齐之心,放弃矜夸之心给妻子做饭,喂猪如同喂人。“取适“二句是说列子于物取其自适,不加拣择,内心和悦自然。“天和“出《庄子·天道》:“夫明白于天地之德者,此之谓大本大宗,与天和者也;所以均调天下,与人和者也。与人和者,谓之人乐;与天和者,谓之天乐。“意谓人能做到与天地自然合一,便能内心和乐。“章甫“两句出《庄子·逍遥游》:“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船山这里是说,庄子以适性自然为本,即使经过越国这种赤身裸体的国度,也能随意自适,不会感到不自然。“深旨“两句概括《庄子》一书的特点。“卮言“出《庄子·寓言》:“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因以曼衍,所以穷年。“船山《庄子解》申说为:“尊则有酒,卮未有也。酌于尊而旋饮之,相禅者故可以日出而不穷,本无而可有者也。“⑩意为庄子用“卮言“来表达他的思想,就像把酒从酒尊中倒入空酒杯一样,源源不断、相续相生,巧妙的匠心中蕴含着深远的意旨。

末两句回到老子,认为老子是沉浮不定之人,为了把人们从迷惑中引导出来,竟然远赴流沙去教诲胡人。按:老子远赴流沙之事《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并无记载,西晋时道士王浮作《老子化胡经》,才说老子远赴西域化胡。船山用这个传说批评老子,说老子守不住自己的内心,所以忘不了教化他人,缺乏自然平等之心。为什么船山要批评老子的化胡之举呢?如果联系当时的政治背景看,可以找到某种解释:其时康熙已亲政三年,天下初定,一些前明遗老见反清复明无济于事,便转而借化胡(清人为满族,可统称之为胡,化胡即用中原文化去开化或同化满族人)为名投靠清朝,船山有可能是在借批评老子婉转地批评这类人。

船山晚年总是从庄南充癫痫病治疗医院子中寻找精神支柱,以达成内心的宽裕与平和。如《七十自定稿》中《南天窝授竹影题用徐天池香烟韵七首》云:

色借明缘还似幻,白生虚室不曾遮。老夫偶梦看成蝶,诸子忘弓莫问蛇。月满桂难亏玉魄,雷惊春已长花芽。何须玉版参离合,丈室天空散碧霞。

作者自注:“时为先开订《相宗》,并与诸子论《庄》。“先开为南岳僧人,《络索》即船山所作《相宗络索》。此诗论《庄》略有点佛家气味,大概是因为刚从佛学中出来之故。

首联上句“色借明缘还似幻“:佛家之所谓“色“,指一切可以感知之形质。僧肇《肇论·不真空论第二》:“不无者,夫无则湛然不动,可谓之无,万物若无,则不应起,起则非无,以明缘起,故不无也。“(11)是说万物不可谓无,因为如果说它们无,它们应是湛然不动的,可是从缘起而言,万物却是变动不居的,故不能称之为无。船山此处意为:客观世界万事万物之形质似有似无,虚幻难定。下句“白生虚室“典出《庄子·人间世》:“虚室生白,吉祥止止。“虚室喻心。船山《庄子解》:“虚室之白,己养其和而物不得戾。“(12)“不曾遮“乃“己养其和而物不得戾“(内心养其平和而外物不能干扰)的另一种法。此联是说万物皆在虚无与实有之间,重要的是要静养心神,不使心灵为外物所遮蔽。颈联上句典出《庄子·齐物论》(庄生梦蝶),下句典出《晋书·乐广传》(杯弓蛇影),是对诸生说:天下事势已定,老夫我已看出了人生如庄生梦蝶,你等也不必再担惊受怕、焦虑不安了。颔联后句化用欧阳修《戏答元珍》“冻雷惊笋欲抽芽“。两句意为月亮虽有圆缺,然而并不因圆缺而有所损益;惊雷一起,万物开花萌芽,春天照样到来。意为人生虽变幻无定,万物却亘古常新。尾联,古人把文字刻于玉片之上,称玉版,后泛指典籍;丈室本佛语,后泛指斗室。这两句是说,诸君学习《庄子》,何必到书中去参悟人生与大道之离合,只要在这斗室之中体悟大道,就能看到满天彩霞。意为学《庄子》不在于执著典籍文字,而当开拓心灵,得其精神旨趣,达成内心圆融。这是船山学庄既久的会心之言。

船山越到晚年,越像庄子那样洒落不羁、冷嘲热讽,[玉连环]词二首可见其情。此词题下自注:“述蒙庄大旨,答问者。“其一云:

生缘何在?被无情造化,推移万态。纵尽力难与分疏,更有何闲心,为之���。百计思量,且交付天风吹籁。到鸿沟割后,楚汉局终,谁为疆界?长空一丝烟霭,任翩翩�H翅,泠泠花外。笑万岁顷刻成虚,将鸠�`鲲鹏,随机支配。回首江南,看烂漫春光如海。向人间,到处逍遥,沧桑不改。

上片说:我尘世的缘分在哪里?为什么总是被无情的造化捉弄,使有生之年坎坷多舛,千变万化,难以捉摸?纵然竭尽全力,也难以一一诉说,于今哪里还有闲心,对这些加以理睬。想来想去,姑且把一切付诸自然之风吹出的天籁之音吧。当年楚汉相争,到鸿沟划界之后,项羽就大势已去,何况如今楚汉相争的大局已经终了,还有什么此疆彼界可以纷争的呢?这显然表露的是康熙时代天下大定,抗清志士难以东山再起,已经彻底绝望的沉痛心情。

下片说:如今我只能仰望长空,任丝丝烟霭飘然而去;闲看花丛,任蚊�H细翅在花外轻轻飞翔。可笑天地无情,顷刻间将千秋万岁化作空虚,随时随刻将大鹏、�`鸠玩于股掌。一切虽成过往,然而回首江南,却只见一片春光烂漫,春意如海。如今我向人间望去,到处都可逍遥,尽管经历过沧桑岁月,一切似乎又未曾改变什么。这显然是说既然无力回天,就当自求超越,含笑面对人生。“回首江南,看烂漫春光如海“几句,是对《庄子·德充符》“与物为春“哲理的形象诠释。

© http://jkcp.ndctj.com  豆豉养生网    版权所有